okooo澳客网pk10|七星彩论坛澳客网

陳泰

陳泰(?~260)

陳泰的資料

本 名:陳泰

字 號:玄伯

所處時代:三國時期

民族族群:漢人

出生地:潁川許昌

去世時間:260年

主要成就:鎮守曹魏西陲

官 職:尚書左仆射,鎮軍將軍

追 贈:司空

謚 號:穆侯

典 故:陳泰掛壁

最新人物

其他C開頭的人物更多

三國其它的人物更多

陳泰——三國時期魏國名將

  陳泰(?-260年),字玄伯,潁川許昌(今河南許昌東)人。三國時期魏國名將,司空陳群之子。

  陳泰早年任散騎侍郎,其父陳群逝世后襲封潁陰侯,歷任游擊將軍、并州刺史、尚書等職,在地方頗著政績。高平陵之變時,陳泰勸曹爽投降,因此為司馬氏所信任。之后為了回避朝廷內部的斗爭,主動外出到雍州任職,多次成功防御蜀將姜維的進攻。甘露元年(256年),陳泰入朝任尚書右仆射。曾隨司馬昭兩度抵御孫吳進攻,改授左仆射。

  甘露五年(260年),魏帝曹髦遇弒,陳泰在悲慟和憂憤中死去。獲贈司空,謚號“穆”。

  人生生平

  懷柔外族

  陳泰于魏青龍(233年—237年)年間,任散騎待郎。青龍四年十二月(237年2月),陳群去世,陳泰襲封潁陰侯爵位。

  正始初年(240年-241年),陳泰遷任游擊將軍;

  正始五年(244年),出任并州刺史,加振威將軍、持節、護匈奴中郎將,主管并州的軍、政、法等事務。陳泰轄區及周圍地區民族眾多,他很注意對當地各少數民族采取懷柔政策,威信很高。

  陳泰掛壁

  當時的京城權貴托他在邊地購買奴婢,并附送寶貨。陳泰將所送之禮皆掛在墻上,從不打開。正始九年(248年),陳泰被調回京城任尚書,將權貴所送之禮全部退還。嘉平初年(249年),陳泰代替郭淮,為雍州刺史,加奮威將軍。

  高平陵之變

  正始十年(249年),曹爽為了大權獨攬,不斷打壓各派勢力,尤其與太傅司馬懿針鋒相對,陳泰雖自幼與司馬懿的兩個兒子司馬師、司馬昭為友,仍盡量避免介入這場政治斗爭。

  同年正月,一直韜光養晦的司馬懿趁曹爽等挾皇帝曹芳去洛陽南郊謁陵之際,發動政變,率軍切斷歸路。當時,陳泰作為尚書,也去參加這次謁陵。當司馬懿派人送書給曹爽要其放棄抵抗時,曹爽等仍猶豫不決。陳泰與侍中許允一道上前勸說曹爽,使其接受了交權條件。曹爽即派許允與陳泰為代表去與司馬懿協商。故司馬氏一直視陳泰為有功之臣。此后,司馬氏控制朝廷。為了避開朝廷中的斗爭,陳泰又主動要求外出任職。他被調任雍州(今陜西關中及甘肅東部)刺史,代替原刺史郭淮,并加奮武將軍,處于對蜀作戰的前線。

  大戰牛頭山

  同年秋,蜀衛將軍姜維督軍進攻雍州(今陜西關中及甘肅東部),依傍曲山(今甘肅岷縣東百里)筑兩城。姜維熟悉隴西風俗民情,欲誘羌胡歸蜀,以控制該地區。派牙門將句安、李歆等人駐守,并聯合羌胡人進攻附近各郡。征西將軍郭淮與陳泰統兵抵御。二人商量對策時,陳泰說:“曲城(今甘肅岷縣東漳南)雖然堅固,但是遠離西蜀,道路險峻,糧食只能長途運輸;羌胡的人質們害怕為姜維服勞役,也一定不會長久配合。如今只要我們圍而攻之,兵不血刃就能奪取麴城。西蜀雖然可能發來救兵,但山道險阻,也不會很快到來。”郭淮從其計,遂采取圍城打援策略,命陳泰討蜀護軍徐質,南安太守鄧艾進圍曲城,切斷交通及水源,蜀軍出城挑戰,陳泰又命堅守陣地不戰。曲城蜀軍困窘不堪,甚至把干糧分給兵士,靠吃雪水過日子。姜維領兵救援,進至牛頭山(甘肅岷縣東南,洮河南岸),與陳泰相遇。陳泰說:“兵法貴在不用打仗就能讓人屈服,如今只要我們切斷牛頭山的道路,使姜維沒有了退路,就能把他擒獲了。”遂令各部堅壘自守,不與蜀軍交戰。陳泰即調軍南渡白水,順河東行;郭淮率軍進逼洮水,企圖切斷姜維退路。姜維及時發現了魏軍的動向,姜維迅速撤回。而句安、李歆等人孤立無援,只好獻城投降。

  屢抗蜀漢

  嘉平四年(252年),蜀人策動西部部分民族造反,攻打郡縣,陳泰即上書請求將雍州、并州兵力合在一起前往鎮壓。并州軍隊在調動過程中,因不愿遠征而出現兵變,結果陳泰只好單獨率軍前往,亦大獲成功。

  嘉平五年(253年)二月,吳太傅諸葛恪取得東興之戰勝利后,恃功輕敵,不顧群臣勸阻,再次興師攻魏。五月,姜維與吳呼應,率軍數萬自武都(今甘肅西和西南)出石營經董亭(均在今甘肅武山南),進圍南安(今甘肅隴西東南)。大將軍司馬師遣車騎將軍郭淮與陳泰率關中軍解南安之圍。陳泰率部進至洛門(即洛門聚,今甘肅甘谷西)時,姜維因久攻南安不克,軍糧已盡,被迫撤圍退走。七月,吳軍主力圍攻新城受挫,士卒疲憊不堪,患疾者過半,死傷慘重,也被迫撤退。

  正元二年(255年)正月,郭淮去世,朝廷即任命陳泰為征西將軍,假節都督雍、涼二州的軍事,即為當時曹魏西部的最高軍事長官。

  狄道之戰

  同年七月,大將軍司馬師病亡,司馬昭控制魏國朝政。蜀將姜維乘司馬師病亡之機,督車騎將軍夏侯霸、征西大將軍張翼等數萬人攻魏。時新上任的雍州刺史王經對陳泰報告,蜀姜維、夏侯霸率軍分三路向祁山、石營、金城攻來,要求分兵迎擊。陳泰認為蜀軍不會分數路而來,要其堅守狄道(今甘肅臨洮),待他率主力自陳倉(今陜西寶雞東)到達后,再鉗擊蜀軍。八月,姜維到達枹罕(今甘肅臨夏東北),遂向狄道(今甘肅臨洮)進軍。王經不俟陳泰軍至即擅擊蜀軍。陳泰聞后,便料到會有變故,即遣大軍前往支援。果然,王經先后敗于故關(今甘肅臨洮北)、洮西,大部傷亡或逃亡,僅殘部萬人還保狄道。姜維乘勝圍狄道城。

  陳泰星夜馳報朝廷,同時收編王經的殘部,作好進攻準備。不久,大將軍司馬昭命長水校尉鄧艾出任安西將軍,與陳泰并力抗擊蜀軍,并遣太尉司馬孚為后援。

  鄧艾等人認為:“王經的幾萬精兵大敗于洮水以西,敵兵士氣大振,這樣的乘勝之兵勢不可當,而將軍以烏合之眾,繼敗軍之后,士氣低落,軍威不振,隴山以西已經面臨被攻破的危險了。古人說:‘蝮蛇螫手,壯士解其腕。’《孫子》里也有‘兵有所不擊,地有所不守’的說法,講的都是小有所失而大有所全的道理。如今隴西之害超過蝮蛇,狄道之地難以固守,而姜維的兵馬鋒芒銳利,正該有所回避,不如割險自保,靜觀其變,等待時機,然后再圖進兵,救援狄道,這才是可行之計啊。”

  陳泰說:“姜維輕兵深入,正要和我軍平原曠野爭鋒,以求速戰速決。經本當憑借高壁深溝,挫傷敵人的銳氣,可他偏戀戰,結果使敵人的計謀得逞,大敗而回,被姜維圍困在狄道城中。倘若姜維攻克狄道,乘勝向東進兵,占據櫟陽,得到足夠的糧食,再收羅降兵,招納羌胡,然后東爭關中、隴右,進道隴西、南安、天水、廣魏四郡,這可是我們決不愿看到的。而姜維要是被挫敗在狄道城下,銳氣消失,力量衰竭,那時攻守易勢,主客不同,何愁消滅不了蜀軍!兵書上說:‘攻城用的戰車等都需要三個月時間才能制成。’而這些都不是輕兵遠入或姜維的陰謀詭計所能倉促辦到的。眼下姜維孤軍深入,糧草跟不上,正是我軍速進破敵的大好時機,所謂迅雷不及掩耳,勢在必然。洮水在外圍環繞,姜維等被圍在內部,如今只要我們占據制高點和有利地形,卡住敵人的要害部位,蜀軍一定會不戰而逃。對敵寇不能姑息放縱,對狄道之圍也要樹立不久就能解救的信心,諸位怎么能說出‘解腕’、‘不守’的話來?”陳泰述說自己的見解后,就帶領人馬越過首陽縣高城嶺,一路悄然急行,當天夜里趕到狄道城東南的高山上,然后燃起一堆堆烽火,下令士兵鼓角齊鳴。狄道城里的將士一見救兵到了,士氣大振。

  姜維起初還以為當官的來救部下肯定要把各方人馬聚集以后才能發兵,此刻忽聽說魏軍已經殺到,便認為發生了意外的變化或是敵軍早有預謀,于是全軍上下都很震驚和恐慌。魏軍進發隴西,一路上山道深險,陳泰料定敵軍必然會在途中設伏,于是偽裝成從南路進兵的模樣,姜維果然派兵埋伏了三天,結果魏軍秘密行軍,終于躲過了蜀軍的埋伏。姜維于是帶兵繞過山峰追殺過來,兩軍經過一番爭斗,姜維敗退返回營地。這時,涼州的魏軍已從金城關趕到沃干阪,陳泰和王經秘密約定日期,計劃一同攻擊姜維兵馬返回的通道。姜維等人聽說這個消息,慌忙逃竄,狄道城中的將士終于被解救出來。王經慨嘆道:“糧食供應不足十天,出擊方向不合時機,險些全城覆滅呀!”陳泰一面慰勞將士,一面調度人馬,派人駐守險關要隘,并且加緊整修城壘,然后自己帶兵返回,仍屯駐在上絡。

  當初,陳泰聽到王經被圍困的消息后,認為魏軍將士向來團結一心,只要王經帶領部下齊心協力堅守城池,姜維不可能很快攻下狄道。于是,他一面將情況和部署上報洛陽,一面立即率軍西進,晝夜兼程,趕奔狄道。朝廷接到陳泰的報告后,召集大臣們商議軍情,大家認為王經如果被打敗,狄道城很難自保。倘若姜維切斷通往涼州的道路,兼并隴西、南安、天水、廣魏四郡,占據關中和隴西以西的險要之處,就肯定能夠消滅王經的部隊而奪取隴右。因此應該立即征召四方兵馬,集合大軍前去攻討。大將軍司馬昭說:“當年諸葛亮就常有這種志向,但是最終也沒有實現。此事關系重大,必須要有深謀遠慮,這可不是姜維的才智所能辦到的。而且狄道城也不會那么快被他攻破,只是城內糧食短缺,甚為急迫,因此,只有像征西將軍陳泰那樣迅速救援,才是上策。”陳泰每每因為某個地方有事,就虛張聲勢,擾動天下,然后簡明扼要將真實情況上報朝廷。驛書不過六百里,和平常的公務郵件一樣。

  姜維也感震驚,只好分兵攻陳泰。姜維督軍沿山進攻,陳泰據險而守,擊退蜀軍。陳泰揚言截斷蜀軍退路,蜀軍震恐,遂于九月二十五日撤軍退走鐘堤(今甘肅臨洮南),狄道之圍遂解。王經慨嘆道:“糧不至旬,向不應機,舉城屠裂,覆喪一州矣”。陳泰慰勞將士,加強城防工事,增添防守兵力后,率兵還屯上邽(今甘肅天水)。

  司馬昭據此對荀顗說:“玄伯一向沉著勇敢,多謀善斷,這次肩負一方的重任,解救將被攻陷的城池,又不請求朝廷增兵,而且在表章里把情況講得很輕淡,看來肯定有辦法平定敵寇。做為都督大將,都應該像他這樣啊!”

  調歸朝廷

  甘露元年(256年),司馬昭將陳泰調回朝廷,任尚書右仆射,負責選舉任命官員。不久,吳將孫峻率軍出淮、泗,擺出欲攻魏的姿態。司馬昭即調陳泰為鎮軍將軍、假節、都督淮北諸軍事,并詔命徐州監軍以下皆受陳泰節制。孫峻退兵后,朝廷又召回陳泰,改任左仆射。

  甘露二年(257年),親曹氏的征東將軍諸葛誕采取連結東吳,以逸待勞,拒守揚州(治壽春,今安徽壽縣)的方略,起兵反司馬昭。司馬昭親率六軍征討,駐軍丘頭,由陳泰總管行臺。陳泰自幼與司馬師、司馬昭為友,與沛國武陔的關系也很好,有一次司馬昭問武陔:“玄伯和他父親陳群司空相比怎么樣?”武陔回答:“通達儒雅,淵博練暢,以天下教化為己任,玄伯不如其父,但嚴明綱紀簡捷精干,建功立事,則超過他父親。”

  回京后,陳泰前后以功增加食邑至二千六百戶,子弟一人被封為亭侯、兩人為關內侯。

  憂憤而亡

  甘露五年(260年),魏帝曹髦不能忍受威權日去,便親率殿中宿衛、蒼頭、僮仆等,欲攻打司馬昭。在南闕與司馬昭的親信賈充展開激戰,混戰中,賈充指使太子舍人成濟弒殺曹髦。

  陳泰知道后,當即跑到現場,與太傅司馬孚倒在地上,枕著曹髦尸體號哭盡哀。不久,司馬昭也進入宮禁,見此情景,便問陳泰:“玄伯,天下人當怎么看我?”陳泰說:“只有斬殺賈充,才能以謝天下。”司馬昭又說:“你再考慮看看有沒有別的辦法?”陳泰回答:“難道還能讓我說別的話嗎?”因過于悲慟,不久即去世。

  一說,司馬昭弒君后召陳泰一同商議善后事宜,陳泰不想參與此事,且已經病重,但在家人的逼迫下還是不得不從命,與司馬昭在密室中商議,二人的對話大致同前。

  陳泰死后,被追贈為司空,謚號穆侯,并被厚葬,后來石苞死時受到的待遇“帝發哀于朝堂,賜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襲,錢三十萬,布百匹。及葬,給節、幢、麾、曲蓋、追鋒車、鼓吹、介士、大車”被史稱為“皆如魏司空陳泰故事”。由其子陳恂襲爵。陳恂無子,他去世后,便由弟弟陳溫襲爵。

  咸熙元年(264年),朝廷恢復五等爵制,因陳泰“著勛前朝”,所以改封陳溫為慎子。

陳泰相關的歷史人物

陳泰簡介

陳泰生平

陳泰最新文章

歷史人物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人物朝代、地區索引: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戰國 秦朝 漢朝 三國 晉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國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國 世界 近代 現代 影視小說 美國 日本 五胡十六國 巴爾干 南美洲 北歐三國 俄國 英國 法國 德國 意大利 西班牙 奧匈帝國 土耳其 非洲 朝鮮

熱門明星索引: 全部 內地 港臺 日韓 歐美 歌手 演員 體育 網紅

okooo澳客网pk10 比分直播188手机版 江西时时彩 江西快三 spbocom即时比分网 快速时时彩 电竞比分网1zplay微博 老快3 亿客隆彩票首页 山西快乐十分 38体育即时比分网 河南11选5 老时时彩 竞彩比分直播新浪网 湖北十一选五 新浪体育logo 安徽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