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ooo澳客网pk10|七星彩论坛澳客网
唐朝韓王李迥的生母獨孤貴妃簡介 史籍上是怎么記載的
趣歷史 責任編輯:lgd 2019-04-05 11:45:37 徐有功 南霽云 顏師古 顏杲卿 賈至

  貞懿皇后獨孤氏,先祖李氏,隋時改姓獨孤,唐時家族曾恢復李姓,大歷年間又改姓獨孤。天寶九載生韓王李迥,后生華陽公主。大歷三年(768年),冊為貴妃,寵冠后宮。大歷十年(775年)十月初六薨,追封皇后,謚曰貞懿。大歷十三年(778年)十月,葬于莊陵。大歷十三年十月六日,代宗下詔度獨孤貴妃孫女、韓王長女出家為其追福。

image.png

  史籍記載

  《新唐書 列傳第二》

  代宗貞懿皇后獨孤氏,失其何所人。父穎,左威衛錄事參軍。

  天寶中,帝為廣平王,時貴妃楊氏外家貴冠戚里,秘書少監崔峋妻韓國夫人以其女女皇孫為妃。妃生子偲,所謂召王者。妃倚母家,頗騎媢。諸楊誅,禮浸薄,及薨,后以姝艷進,居常專夜。王即位,冊貴妃,生韓王回、華陽公主。

  大歷十年薨,追號為皇后,上謚。帝悼思不已,故殯內殿,累年不外葬。后三年,始詔于都左治陵,欲朝夕望見之。補闕姚南仲諫而止,乃葬莊陵。詔宰相常袞為哀冊,帝于后厚,故送終華廣,務稱其情,袞極道凄婉,以中帝意。又詔群臣為挽辭,帝擇其尤悲者令歌之。

  初,后愛遇第一,官其宗叔卓少府監,兄良佐太子中允。

  《新唐書 列傳第八十七》

  大歷十年,獨孤皇后崩,代宗悼痛,詔近城為陵,以朝夕臨望。南仲上疏曰:“臣聞人臣宅于家,帝王宅于國。長安乃祖宗所宅,其可興鑿建陵其側乎?夫葬者,藏也,欲人之不得見也。今西近宮闕,南迫大道。使近而可視,歿而復生,雖宮以待之可也。如令骨肉歸土,魂無不之,雖欲自近,了復何益?且王者必據高明,燭幽隱,先皇所以因龍首而建望春也。今起陵目前,心一感傷,累日不能平。且匹夫向隅,滿堂不樂,況萬乘乎,天下謂何?陛下謚后以貞懿,而終以褻近,臣竊惑焉。今國人皆曰后陵在邇,陛下將日省而時望焉,斯有損圣德,無益先后,欲寵反辱,惟陛下孰計。”疏奏,帝嘉納,進五品階以酬讜言。

image.png

  《全唐文 卷四十九》

  冊獨孤潁長女為貴妃文

  維大歷三年,歲次戊申月日,皇帝遣使某官某冊命曰:於戲!位亞長秋,坐論婦道,聽天下之內治,序人倫之大端,御于邦家,式是風化。惟爾贈禮部尚書獨孤潁長女,祥會鼎族,行高邦媛,體仁則厚,履禮維純。有沖敏之識,不資姆訓;有淑慎之行,自成嬪則。蘊此貞懿,灼其芳華,選躬之初,奉承先命。肅恭之儀,克稱尊旨,鑾輿比幸,侍從勤誠。祗事壽宮,備申哀敬,能盡其節,實同我心。久奉椒涂,載揚蕙問,勤於道藝,每鑒圖書。動有箴規,必脫簪珥,進賢才以輔佐,知臣下之勤勞。謙讓益勤,記功惟最,聲流彤管,道洽紫庭。克副宮教,敬修壺職,眷求賢淑,用峻等威。百辟抗辭,六宮歸美,宜崇禮冊,俾舉彝章。是用冊曰貴妃。往欽哉,無或居上而驕,無或處貴而逸,降情以逮下,誠事以防微。潔其粢盛,服其汗濯,敬循禮節,以率嬪御。膺茲嘉命,可不慎歟!

  《全唐文·卷四百十八》

  進貞懿皇后哀冊文狀(常袞)

  右。奉進止,令臣撰詞訖,謹隨狀封進。伏以纂述坤儀,宏宣圣悼,禮有追冊,文以敘哀。前代以來,舊章不易,屬詞之重,高選文臣。晉之恭后,則王彪之、顏延年咸制其詞,哀華著稱。至貞觀中,文德皇后遷座,特詔虞世南撰述,編於文館,永播徽音。此三臣者,皆以鴻藻奮於一時,用能紀皇壺之風,煥青史之簡。臣才學甚淺,典策非工,承詔兢悚,匪遑夙夜,伏自循省,叨竊至深。陛下往命貴妃,追封殊號,冊謚之令,皆臣奉行。德范柔蛤,多所遺闕,退思鄙薄,於今愧赧。況又獲承慈旨,重紀芳猷,雖竭庸虛,慚無藻麗。屬文明天下,多士盈朝,顧其式瞻,何以昭示?冒嚴上獻,益用兢惶。無任戰懼之至。

  舊唐書 列傳第二》

  代宗貞懿皇后獨孤氏,父穎,左威衛錄事參軍,以后貴,贈工部尚書。后以美麗入宮,嬖幸專房,故長秋虛位,諸姬罕所進御。后始冊為貴妃,生韓王迥、華陽公主。華陽聰悟過人,能候上顏色,發言必隨喜慍。上之所賞,則因而美之;上之所惡,則曲以全之,由是鐘愛特異。大歷九年,公主薨,上嗟悼過深,數日不視朝。宰臣等因中使吳承倩附奏,言修短常理,以社稷之重,宜節哀視事。初,公主疾,上令宗師道教,名曰瓊華真人。及疾亟,上親自臨視,屬纊之際,嚙傷上指,其愛念如此。上既未聽朝,宰臣等諫曰:“公主夙成神悟,仁眷特鐘,嘗禱必親,已承減膳,幽明遽間,倍軫慈衷。臣等微誠,無由感達。伏惟陛下守累圣之公器,御群生之重畜,夷百戰之艱患,撫四海之傷殘。虜候為虞,戎師近警,一言萬務,裁成圣心,得失謬于毫厘,安危存于晷刻。伏慮顧懷猶切,神志未和,眾情以之不寧,臣子以之兢悸。伏愿抑周喪之私痛,均品物于至公,下慰黔黎,上安宗社。”上始聽朝。

image.png

  大歷十年五月,貴妃薨,追謚曰貞懿皇后,殯于內殿,累年不忍出宮。十三年十月方葬,命宰臣常袞為哀曰:

  維大歷十年,歲在辛卯,十月辛酉朔。六日丙寅,貴妃獨孤氏薨。粵明日,追謚曰貞懿皇后,殯于內殿之西階。十三年十月癸酉,乃命門下侍郎、同平章事常袞持節冊命。以其月二十五日丁酉,遷座于莊陵,禮也。素紗列位,黼奕周庭,輅升玉綴,軒?珠欞。皇帝悼鸞掖以追懷,感麟跡而增慟,備百禮以殷遣,命六宮而哀送。宗祝薦告,司儀降收,爰詔侍臣,紀垂鴻休。其辭曰:

  祚祉悠久,寵靈誕受,元魏戚籓,周、隋帝后。五侯迭興,七貴居右,肇皇運,光膺文母。纘女是因,以綱大倫,生知陰教,育我蒸人。瑞云呈彩,瑤星降神,聰明睿智,婉麗貞仁。惟昔天監,搜求才淑,龍德在田,葛覃于谷。周姜胥宇,漢后推轂,王業惟艱,嬪風已穆。繼文傳圣,嗣徽克令,不曜其光,乃終有慶。祗奉園寢,肅恭靈命,越在哀煢,聿追孝敬。文織絲組,朱綠玄黃,上供祭服,以祀明堂。法度有節,不待珩璜,篇訓之制,自盈縑緗。敘我邦族,風于天下,始于憂勤,協成王化。慈厚諸女,寵臨下嫁,登進賢才,勞謙日夜。服繒示儉,脫簪申誡,訪問后言,宴游夙退。內加群娣,動有矜誨;外睦諸親,泣辭封拜。闕翟有日,親蠶俟時,忽歸清漢,言復方祗。萬乘悼懷,群臣慕思,玉衣追慶,金鈿同儀。嗚呼哀哉!去昭陽兮窅然,乘云駕兮何在?人代宛兮如舊,炎涼倏兮已改。翠葆森以成列,素旗儼而相待。言從玉兆之貞,永牴瑤華之彩。別長秋之西苑,過望春兮南登,招帝子于北渚,從母后于東陵。下土清兮動金翠,外無像兮中有馮,合簫挽以攢咽,結云雨之凄凝。吾君感于幽期,俯層亭而望思,慘嬪媛以延踔,極容衛以盡時。搖巾袂兮遠訣,隔軒檻兮群悲,不復見兮回御輦,傷如何兮軫睿慈。下蘭皋兮背芷陽,旌悠悠兮野蒼蒼,帶白花兮掩淚,衣玄帉兮斷腸。當盛明兮共樂,忽幽處兮獨傷,去故廷兮日遠,即新宮兮夜長。襚無文繡之飾,器無珠貝之藏,蓋自我之立制,刑有國之大方。嗚呼哀哉!見送往之空歸,嘆終焉之如此,方士神兮是與非,甘泉畫兮疑復似。遺音在于玉瑱,陳跡留于金所,獻萬壽兮無期,存《二南》之余美。

  帝追思不已,每事欲極哀情。常袞當代才臣,詔為哀詞,文旨凄悼,覽之者惻然。華陽公主先葬于城東,地卑濕,至是徙葬,祔于莊陵之園,故哀詞云:“招帝子于北渚,從母后于東陵。”乃詔常參官為挽歌,上自選其傷切者,令挽士歌之。大歷初,后寵遇無雙,以恩澤官其宗屬,叔太常少卿卓為少府監,后兄良佐太子中允。

  《舊唐書 列傳第七十三》

  炎將為載復仇,又時人風言代宗寵獨孤妃而又愛其子韓王迥,晏密啟請立獨孤為皇后。炎因對易攵流涕奏言:“賴祖宗福祐,先皇與陛下不為賊臣所間。不然,劉晏、黎干之輩,搖動社稷,兇謀果矣。今干以伏罪,晏猶領權,臣為宰相,不能正持此事,罪當萬死。”

  《舊唐書 列傳第一百三》

  大歷十三年,貞懿皇后獨孤氏崩,代宗悼惜不已,令于近城為陵墓,冀朝夕臨望于目前。南仲上疏諫曰:

  伏聞貞懿皇后今于城東章敬寺北以起陵廟,臣不知有司之請乎,陛下之意乎,陰陽家流希旨乎?臣愚以為非所宜也。謹具疏陳論,伏愿暫留天睠而省察焉。臣聞人臣宅于家,君上宅于國。長安城,是陛下皇居也,其可穿鑿興動,建陵墓于其側乎?此非宜一也。

  夫葬者藏也,欲人之不得見也。是以古帝前王葬后妃,莫不憑丘原,遠郊郭。今則西臨宮闕,南迫康莊,若使近而可見,死而復生,雖在西宮待之可也。如骨肉歸土,魂無不之,章敬之北,竟何所益?視之兆庶,則彰溺愛;垂之萬代,則累明德,此非所宜二也。夫帝王者,居高明,燭幽滯。先皇所以因龍首建望春,蓋為此也。今若起陵目前,動傷宸慮,天心一傷,數日不平。且匹夫向隅,滿堂為之不樂;萬乘不樂,人其可歡心乎?又暇日起歌,動鐘于內,此地皆聞,此非宜三也。

  伏以貞懿皇后,坤德合天,母慈逮下,陛下以切軫旒扆,久俟蓍龜。始謚之以貞懿,終待之以褻近,臣竊惑焉,非所以稱述后德,光被下泉也。今國人皆曰:“貞懿皇后之陵邇于城下者,主上將日省而時望焉。”斯有損于圣德,無益于貞懿。將欲寵之,而反辱之,此非宜四也。凡此數事,實玷大猷,天下咸知,伏惟陛下熟計而取其長也。陛下方將偃武靖人,一誤于此,其傷實多。臣恐君子是非,史官褒貶,大明忽虧于掩蝕,至德翻后于堯、舜,不其惜哉!今指日尚遙,改卜何害?抑皇情之殊眷,成貞懿之美號。疏奏,帝甚嘉之,賜緋魚袋,特加五品階,宣付史館。

  翻譯:

  大歷十三年,貞懿皇后獨孤氏去世,唐代宗傷心哀悼不已,下令在長安近郊建筑陵墓,想要時時刻刻能看到。姚南仲上書諫阻說:

  臣聽說要為貞懿皇后在長安城東章敬寺的北邊建造陵墓,我不知道這是有司的請求,還是陛下的意思,亦或是風水先生的意見?我以為這樣做很不合適。現在臣謹把自己的想法談論一下,希望能得陛下眷顧,看下我的奏疏。

  臣聽說臣子在家建宅院,君主在自己的國土內建宅院。長安城是陛下居住的地方,怎么可以穿鑿建工,在旁邊建造陵墓呢?這是第一點不合適的地方。

  所謂葬,就是藏,想要讓人看不到。所以古代的帝王葬后妃,沒有不依靠丘陵,遠離城中郊區的。如今選址地點西面靠著皇宮,南面迫近市井大道,假如離近點能看到,人死了還能活過來,即便放在太極宮都可以。但是既然骨肉已經葬于地下,魂魄沒有去的地方,葬在章敬寺的北邊,又有什么用處呢?讓百姓看到,不過顯示了自己的溺愛;流傳后世,則毀壞自己的明理道德。這是第二點不合適的地方。

  帝王,就是要居住在高處明亮的地方,照亮幽暗滯澀的地方。先皇在龍首原建大明宮,就是這個原因。今天若把陵墓就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會有損陛下治國,陛下一傷心,就多日難以平靜。況且普通人傷心,都會讓滿堂的人不開心;更何況以陛下萬乘之君,您一不開心,天下的人還能開心嗎?再說時不時地奏響祭祀音樂,在近城敲鐘,周圍的人都能聽到。這是第三點不合適的地方。

  貞懿皇后美好的品德自然天成,她以慈母的胸懷對待他人,陛下忍著內心的傷痛,等待占卜的結果很久。陛下賜皇后貞懿的名謚,卻要在近處這樣不莊重的方式下葬,臣對此感到困惑,這其實并不是稱贊皇后的美好品德,讓她在地下也感到榮耀的方式。如今,國人都說:“貞懿皇后的陵墓就靠著城,陛下要時時刻刻看到她。”這實在是有損圣上的德行,對貞懿皇后也沒有什么好處。本來想要寵愛她,卻反倒辱沒了她。這是第四點不合適的地方。

  從這四個方面看,無論怎樣都是侮辱治國大道,天下的人也都知道了。希望陛下仔細考慮,選擇正確的方案。陛下正要停止征伐,安平百姓,在這方面耽誤了事情,損失實在很大。臣害怕君子議論是非,史官褒貶史冊,本來極大的圣明就這樣被掩蓋,比肩堯舜的德行就這樣被推翻,真是十分可惜啊!如今還有充分的時間,重新占卜選址不會有什么損失。希望陛下控制自己的愛戀之情,成全貞懿這一美好的名號。奏疏遞上去后,皇帝十分贊賞,賜姚南仲緋魚袋,升他為五品官,并讓史官把這件事記錄下來。

  《杜陽雜編》

  大歷中,日林國獻靈光豆,龍角釵。其國在海東北四萬里,國西南有怪石,方數百里,光明澄澈,可鑒人五臟六腑,亦謂之仙人鏡。其國人有疾,皆輒照其形,遂知起于某臟腑。即自采神草餌之,無不愈焉。靈光豆大小類中國之綠豆,其色紅,而光芒長數尺,本國人亦呼為詰多珠。和石上菖蒲葉煮之,即大如鵝卵。其中純紫,秤之可重一斤。上啖一丸,香美無比,而數日不復言饑渴。龍角釵類玉而紺色,上刻蛟龍之形,精巧奇麗,非人所制,上因賜獨孤妃。與上同游龍舟池,有紫云自釵上生,俄頃滿于舟楫。上命置掌內,以水噴之,遂化為二龍,騰空東去。

  《因話錄》

  代宗獨孤妃薨,贈貞懿皇后,將葬。尚父汾陽王在邠州,以其子尚主之故,欲致祭。遍問諸従事,皆云;“自古無人臣祭皇后之儀。”汾陽曰:“此事須得 柳侍御裁之。”時予外伯祖殿中侍御史,掌汾陽書記,奉使在京,即以書急召之。 既至,汾陽迎笑曰:“有切事,須藉侍御為之。”遂說祭事。殿中君初亦對如諸 人,既而曰:“禮緣人情,令公勛德不同常人,且又為國姻戚,自令公始,亦謂得宜。”汾陽曰:“正合子儀本意。”殿中君草祭文,其官銜之首稱:“駙馬都尉郭曖父。”其中敘特恩許致祭之意,辭簡禮備,汾陽覽之大喜。其文列于左:

  維某年月日,駙馬都尉郭曖父,關內河東副元帥、司徒、兼中書令、汾陽郡王臣子儀,謹遣上都進奏院官傅濤,敢昭告于貞懿皇后行宮:伏惟德曜坤靈,明齊月魄,母儀萬國,化洽六宮,光輔圣人,贊成陰教,載榮史策,式播謳謠。奄違圣日,上仙靈界,遐邇痛憤,宮闈哀慕。臣幸忝諸親,男尚貴主,天人之美, 鞠育所鐘,姻戚光榮,宗族咸戴。今園陵禮備,祖載及期,臣限守方鎮,不獲陪 侍行宮,瞻望靈駕,不勝摧慕。伏荷皇恩,眷以國戚。許申祭禮,超越等夷,古今所絕,獨開圣造,無任惶恐銘戴之至。謹獻牲牢庶羞之奠。尚饗!

  《冊府元龜 褒寵》

  獨孤穎為左威將軍錄事參軍,卒。大歷三年,追贈工部尚書,代宗貴妃之父也。將冊貴妃,乃加寵焉。王延昌為吏部侍郎,卒。大歷四年,追贈吏部尚書,特賜賻絹一百疋、布五十疋。延昌妻,獨孤氏貴妃之姑也。

  《唐會要 卷二十一》

  大歷十三年七月。將葬貞懿皇后。命起陵寢于章敬寺后。嘗游幸近地。左右莫敢言。于是右補闕姚南仲上疏曰。臣聞人宅于家。主宅于國。夫長安城。陛下皇居也。分布十二辰。即章敬寺北。當帝城寅上之地。陛下本命之所在。其可穿鑿興動。而建陵墓乎。此非所宜一也。夫葬者藏也。欲人之不得見也。蓋松柏當靜。靈祇貴幽。是以古帝前王之葬后妃。莫不憑丘原。遠郊郭。夫豈不愛。割情而已。今則西俯宮闕。南迫康莊。事非國經。義背神理。若使近而可見。歿而復生。雖在西宮。待之可也。如骨肉歸土。魂無不之。章敬之寺北。竟何所益。空勞恩想。極乖王度。示之兆庶彰于愛。垂之萬世損于明。此非所宜二也。夫帝王者。居高明。燭幽滯。登臺榭。候云物。晨鑒東作。遐觀夏苗。先皇所以因龍首之岡。建望春之殿。蓋為此也。今若筑陵其下。種柏其中。森然目前。動傷宸慮。夫心一傷。數日不平。天子之尊。豈不自惜。且匹夫向隅。滿堂為之不樂。萬乘不樂。國人其可歡心乎。伏惟貞懿皇后。坤德配天。母慈逮下。六宮是式。九族載和。故得家道克昌。令聞不朽。陛下所以切軫旒扆。久俟蓍龜。始謚之以貞懿。終待之以褻近。臣竊惑焉。且皇后生而至賢。歿而至靈。豈愿以墳陵之故。累陛下圣明哉。非所以稱述后德。光被下泉也。今國人皆曰。貞懿皇后之陵。邇于城下者。主上將日省而時望焉。乃有損于圣德。無益于貞懿。將欲寵之。而反辱之。此非所宜三也。凡此數事。實玷大猷。天下咸知。準臣獻議。人皆愛死。臣獨愛君。伏惟陛下熟計而取其長也。夫以帝王之貴。令出惟行。愜意于一時之間。校德于千載之后。陛下三光同耀。五岳比崇。方得偃武靖民。登封頌圣。一誤于此。其傷實多。臣恐道路是非。史官褒貶。大明忽虧于掩蝕。至德翻后于堯舜。不其惜哉。今指事尚遙。改卜何害。避當寅之位。遠寧神之居。抑皇恩之殊眷。成貞懿之美號。天下幸甚。其疏奏。上感悟。超加南仲五階。賜銀印珠紱。

image.png

  《獨孤季膺墓志銘》

  公諱季膺,本姓李,隴西成紀人也。高祖楷,隋民部尚書、武陽公。以文帝 獨孤后性多嫉忌,出入不常,屢以直諫。文帝高其功,與皇后為昆弟。洎國初復正姓,徙居長安。堂兄之子(獨孤貴妃)入侍宮門。大歷中,代宗冊為后,於是錄隋故事,又錫姓獨孤。

  《唐京兆大興善寺不空傳》

  帝賜紫羅衣并雜彩百匹。弟子衣七副。設千僧齋。以報功也。空進表。請造文殊閣。敕允奏。貴妃(獨孤貴妃—)韓王華陽公主同成之。

  《贈司空大辨正廣智不空三藏行狀》

  冬,大師奏造文殊閣,圣上自為閣主,貴妃(獨孤貴妃)、韓王、華陽公主贊之,凡出正庫財約三千萬數,特為修崇。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okooo澳客网pk10